03 五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 今木水火土| 林采瑩、徐靖軒、徐巧玲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 今木水火土| 林采瑩、徐靖軒、徐巧玲

2016/05/03(二)~05/08(日)
今木水火土
林采瑩、徐靖軒、徐巧玲

1465183905508

《尚書,洪範》:『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五行之間相生、相剋,其中又以金作為調和元素之首,此展覽將時間加入調和的元素;今曰今昔。現今的混亂時代由許多過往片段、對事物的留戀所生成,而我們是時光洪流下敏銳的感知者,能嗅土木的氣味、聽風火之鳴、憶海的日夜嘆息,將我們所感知這時代的今昔轉化為圖像呈現在作品之中。 View More

26 四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 一直放著…會增加?看會不會生個45號| 張文堅、陳肇驊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 一直放著…會增加?看會不會生個45號| 張文堅、陳肇驊

2016/04/26(二)~05/01(日)
一直放著…會增加?看會不會生個45號
張文堅、陳肇驊

IMG_4059

我們以兩個人討論的對話成為我們的展覽名字,我們在各處於一種極端的狀態下,無法以一詞彙形容我們,更没辦法清晰看透自己。可是這種矛盾的狀況底下,我們透過碰撞,瓦解自己對自己創作的固有,尋求平衡,讓對方成為自己的鏡子。以對方對自己的看法成為自己展覽的論述。

大概看過最隨性的人吧,在意題的想像隨意,或是一件事,或是一句話,卻恥恥於懷,就像復仇一樣的敲問和追逐著。他說自己是極度傭懶的人,可是我認為他是對抗著惰性的戰士,仲然不爭氣的一次又一次被本性打敗,但在作品上出現了免疫體質,他不滿現況的自己,從傭懶的床上掙脫出沉重的自己。

在創作上我追求意識以外,可倒是這個隨性的人,才能一切隨心。

大概看過最固執的人吧,在媒材的想像跟對話,那2.5cm的堅持,他總是呵護著鐵的一切,不用太多的理由或原因,甚至他替鐵辯護著,嚷著它們的輕,我想…………..那大概是自戀吧,他與鐵互相學習著,它們早熔為一體,在鐵工廠裡它們總是閃著恩愛,那是他與鐵交織的過程,赤紅的溫度在鐵身上留下了些走出的烙痕,在我看來這些東西寫實著自己,它的溫柔,它的多愁善感,它是會燙的,雖然僅止於那一瞬間。

View More

19 四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 一隻金龜子在吃屎 一隻豬在吃麥當勞| 張苡晴、邱翊琪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 一隻金龜子在吃屎 一隻豬在吃麥當勞| 張苡晴、邱翊琪

2016/04/19(二)~04/24(日)
一隻金龜子在吃屎 一隻豬在吃麥當勞
張苡晴、邱翊琪

13231067_1190118231038984_239192717_n

< 一隻金龜子在吃屎 > 人的一天當中會產生很多廢物,有物質上的廢物、生理上的廢物和心靈上的廢物。心靈上的廢物意旨生活中產生的負面情緒 : 憂鬱、悲傷、痛苦。如同生理上的廢物,這些都是需要排出人的身體,若是這些東西堆積在人身體裡,人將會生病。心靈上的廢物不是說排出就能使之消失的,人們總是會讓這些負面情緒在心裡擴大、長大,使生活失去了本身該有的美好。但這些廢物不全然帶給人們痛苦,他們也帶給了人們成長。在這些負面情緒中我用創作的方式去釋放這些感受,從中獲得了創作的動力與養分,就如同一隻在吃動物排泄物來獲取養分的金龜子般,從看似汙檅骯髒的屎裡吸出那比鑽石還寶貴的養分。

<一隻豬在吃麥當勞 > 身為一個頹廢的大四延畢生,又剛好住在麥當勞旁邊,生活圈就好像掛脖子上的大餅一樣,吃的到就好,對於這種一成不變又懶惰的生活方式,慢慢演變出自己的一套享受模式,把垃圾食物吃出感情,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做拉拔,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那些我自以為的美好都成了我難以消滅的負擔。

View More

12 四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口口|吳珮頎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口口|吳珮頎

2016/04/12(二)~04/17(日)
口口
吳珮頎

一件作品得以完成,其大略順序為創作者—展覽空間—觀眾。本檔作品多圍繞在觀眾身上,作者提供展品,但卻開放觀眾破壞;又或者是將整個空間留白,在牆上餘下一絲光線,假想觀眾與蛾在某方面的相似性,勾引觀者進入空白的展間留下腳印,在這間過程中,並用監視器記錄下其動態,幫助創作者完成作品。在這之間有些不言說的規則,好比說將兩者之間的關係對應成SM的遊戲,作品在得到破壞中得以完成,將觀者的純粹視覺的觀賞方式,轉變成與作品實質的互動關係。

分岔計劃 拷貝 View More

22 三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人鍾 | 鍾凱翔、鍾佩蓉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人鍾 | 鍾凱翔、鍾佩蓉

2016/03/22(二)~03/27(日)
人鍾
鍾凱翔、鍾佩蓉

 

鍾凱翔

以人身獸首的方式,表達人類欲望對動物生存權的威脅及傷害。

各個作品的頭部皆象徵一種動物的種類,為了使觀者能投射自身至作品之中,故以人體為身體表現方式。為了表達被剝奪的痛苦感,作品將會以極度難過的姿態懸浮於空間之中,彷彿被綑綁釣起一般。

_DSC6857

鍾佩蓉

主要敘述我們這個世代,以我這個尷尬年紀的青年作為主軸,正要從生存16年的安全網,進入社會,從一個習慣被給予的角色,變成一個得自立自足扛起責人的社會新鮮人。在各種衝擊及壓力下,我們這個世代飽受批評,被許多帶有【軟弱】、【否定】、【批判】的字眼貼上標籤,但這並非是我們這個世代天生如此,而是整個大社會所造就生產出的,我們不過是在這大環境中,想辦法適應生存,活出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特性。

 

_DSC6482 View More

15 三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人鍾 | 鍾凱翔、鍾佩蓉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人鍾 | 鍾凱翔、鍾佩蓉

[新聞稿] 並非至關重要 卻也不可或缺——《人鐘》

人中,不可視物,不可嘗味,不可聽音。然而若從臉上抹去它,人臉又將變得詭譎、醜陋。藝術如同「人中」,並非社會存在的基本條件;但從世上抹去藝術,這個世界同樣會發生變質。抱著對藝術的這般理解,並投射到對自我創作的希冀之上,鍾凱翔、鍾佩蓉在畢業作品中,從不同角度出發,以「人」為對象開展探討。

鍾凱翔選擇自己長期運用的瓦楞紙作為媒材,創作《剝奪》系列。經過二次回收的瓦楞紙,強調出環境保護的核心議題。各件作品頭部為動物造型,而身體部分皆為人體。瘦弱和病態的身軀被麻繩緊緊束縛,軀幹吊掛與空中,傳達出直觀而強烈的痛苦感。他希望通過這個系列,使觀者從切身角度出發,重新認識人類剝奪動物生命的行為。

image002

鍾佩蓉的畢業作品分為三個系列:《遊樂器材》、《盲從》、《水槍》。她的關注投向自身所屬的世代。這個世代的他們經過十幾年的成長後,即將離開學校和家庭的安全網,處於安樂窩和社會之間的尷尬位置。她的《盲從》系列打破傳統版畫的呈現模式,嘗試以垂吊的形式融於展示空間;人物模糊的面容,暗示快節奏社會下每個個體的狀態。在這個世代被貼上許多批評標籤的當下,鍾佩蓉作為年輕世代中的一員,在作品中對這些標籤提出反問。

image004

image006

兩人的畢業預展將在2016年3月22日至3月27日于東海43號-創藝實習中心進行展覽,歡迎各位蒞臨現場感受作品。展覽期間將會進行導覽活動,請關注《人鍾》畢業預展FaceBook活動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27550614207947/。

(美術系藝術行政實習。撰稿:楊舒晴)

15 三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能力之人 | 陳新偉、羅文怡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能力之人 | 陳新偉、羅文怡

2016/03/15(二)~03/20(日)
能力之人
陳新偉、羅文怡

 

| 羅文怡

以"頭髮"媒材作為展覽主題延伸,宛如戀物癖一般凝看一根根掉落的毛髮,難以否認的去承認「自己原有的一部分」,甚至那就是「我」的代表。而「我」那異於常人的頑固與韌性,和羞恥,是難以吐露,也無法獨自隱忍,所以我需要個櫃子,一個像我的櫃子,我將我封存那透明箱子,通過一個面罩則可以看到,隨著人工打氣的它,透過曖昧的方式與動作,正訴苦著我極度脫力的痛處,我想它正需要的是那一點點的窺視,才得以再呼吸一次。我也需要張地圖,紀錄一幕幕與誰交錯又維繫起,模糊記憶裡,有的那一股股情緒波折,好讓我再次記起。我想我會這樣做,是我很愛我自己,想述說著什麼,卻又羞於表達,才將那隨處可見的自體生產之物或是寄託於他人的樣貌以委婉的方式,希望能被誰了解。

IMG_3119

作品名稱:〈我的森林之二〉
年代:2016
尺寸:39.5×27.5cm
媒材:蠟筆、油彩

View More

08 三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Amen,Amen,Amen | 謝智宇、宋紹沂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Amen,Amen,Amen | 謝智宇、宋紹沂

2016/03/08(二)~03/13(日)
Amen,Amen,Amen
謝智宇、宋紹沂

我們要被赦免,又是誰赦免了誰?

我們在這個與世界交錯的過程裡找到許多受到壓迫、被規範綁住的「現象」。

而關心本身具有什麼樣的意義?或是認同或是無意識,那些都不會是重點。

與世界的連結和斷裂,進入和體驗,我們遊蕩著、重塑著 ,

沒有要找尋出口,或許反覆念著「Amen」,能讓心獲得一點點平靜。

“我不用靠別人赦免,我自己要赦免我自己”

 

1917326_1061556800533301_1017061925670661968_n

10398670_1061556143866700_1743339894164658659_n

10408785_1061556577199990_3453731315058837586_n

hkvgj

01 三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關於悲傷的形容詞| 李芳吟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關於悲傷的形容詞| 李芳吟

2016/03/01(二)~04/06(日)
關於悲傷的形容詞
李芳吟

由於自身的心理狀態,情感一直以來都是我創作的出發點。當我一開始專注在廢棄媒材上時,我看到物體內一種長久以來吸引我的特質:那種灰色調的、時間沉積的、以及難以掌握的。當他們四散在垃圾場、路邊時,物體所傳達的力量十分微弱,但當藝術家介入這些物品,將物品重新賦予某種意義時,他們所能傳達的力量變得十分強烈。我著迷於這種過程,在重建廢棄物的過程中,也許也是一種自我心理的重建。

 

12903984_1032259540180545_1798725198_o

12952789_1038161026257063_518663420_o

12952884_1038161029590396_531032775_o

23 二月 16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野 | 林珈瑀、陳依婷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野 | 林珈瑀、陳依婷

2016/02/23(二)~02/28(日)

林珈瑀、陳依婷

以人類自深反省檢討對生命的不平等對待,憑藉多數人及人自以為生命主宰,喜歡就保護、蒐集及觀賞的無知,犧牲其他生物生命代價的基礎上,將動物當成物品來消費,但消費的並不是物體的本質,而是把他們象徵成價值來看待。同為生物,有能力的人類可以選擇佔有、控制昆蟲奪取牠們在自然生活中的自由與權利,或是直接剝取動物的一部分,全都是為了炫耀和虛榮心。

展場照片四 View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