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03 二月 17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 [東海43號]  我們何去何從  |  張思敏、凌­­麗思

2017/02/14(二)~02/19(日)

我們何去何從

張思敏、凌­­麗思

 

《我們何去何從》這個展覽名字來源自高更在大溪地時代的《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甚麼?我們何去何從?》(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高更的這件作品是表達出對人生的“起、承、轉、合”產生了一個疑問,畫面中描繪出有許多在人生不同階段的女性,説明女性是在人一生中關鍵的角色。關於生存的意義這樣的問題,不單困擾著高更的一生,對於我們也是回蕩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離開自己舒適的家成爲遊子,想在外面尋找出此問題的方向、指引。在大學即將進入社會的分水嶺、我們無法再繼續以未成年孩子的身分躲在社會的保護罩下,更能感受到我們對未來期待、迷惘、盼望,回望過去的自己從中我們尋找自我、表達自己。

 

Childhood dream

凌­­麗思  |   <童夢>  視展覽空間、氣球、2017

 

張思敏的作品大部分是以絹印和針線刺繡、復合媒材的運用,表達了上一輩的女性爲了讓家裏的兄弟能讀書而放棄了夢想或者教育的機會。就像媽媽,青春時期都在幫家裏幹活,後來從事車衣女工。後來,小的時候,爲了照顧小孩家人,放棄了車衣女工的工作,在家相伕教子。小時候,在記憶中,當時身為家庭主婦的媽媽腳踏著縫紉機。同時,也因爲身邊女性的長輩、親戚、朋友曾經或正在面對類似的問題,讓她對未來感到不安和忐忑。

 

choose or being chosen

張思敏 |   <紅色選擇題>   150cmX92cm、絹印、針線

For your own good

張思敏 |   <為你好>   60cm X60cm、絹印、針線、2016

 

張思敏 |  淩麗思的作品主要是以造型氣球爲主要元素。她在國中兼職的時候,經常為快餐店辦生日派對的小朋友製作造型氣球。從小朋友拿到氣球那一刻的臉上發出的笑容,讓她把童年和氣球聯想在一起,影響了他現在的作品。年幼的時候,小孩特別容易因爲簡單的一顆氣球開心一整天;長大後,反而快樂更不易得到,就像快樂的時間與氣球同時消氣,越變越小,卻也回不去那飽滿的快樂。

 

 

Pandora's box

凌­­麗思 |   潘多拉的盒子, 視展覽空間, 氣球, 2017

 

 

Comments are clos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