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31 三月 15 東海43號, 東海43號-展覽回顧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已關閉迴響。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 [東海43號]芸云|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2015/03/31(二)~04/12(日)
芸云
詹雅鈞、謝庭珊、戴維君

芸云可讀為一ˋ ㄩㄣˊ ,也可讀為ㄩㄣˊ  ㄩㄣˊ,云云,眾多之意。芸,取自日文漢字。云,說話。芸云,亦可為藝術之話語。三可成眾,且與我們的藝術語彙相容,即為芸云。芸云,即為議論紛紛的我們,那以三即稱為多數的,還有以藝術之名行叨叨絮絮之實的我們。

各自從自我對於生活與生命的微小體悟,展開一連串的紀錄。在墨韻與色彩層層堆疊之間,皴擦疊染之中,依附於植物與山石,我們娓娓的道出自己的情感,說出自己對於生活的體會。在東海的一千多個日子裡,是歲月洪流之輕,卻在人生鑿入一道深刻彌久的痕跡。期盼著我們得以分享在這些日子中,我們有所感之事物。

image034-1

| 詹雅鈞

創作論述-擷取部分

我一直單純地相信著,就平面創作而言,不需要想得太多、太複雜,所以我的創作一直以來都是以我所觀察、關心的事物為主,而我自己認為,藝術創作的養分是來自於生活中。

我喜歡觀察生活周遭的小事物,而現在的我生活在東海,每天當然與自然共生存。或許是因為我自認為出生於鄉下,雖同為台中市,卻離繁華的市中心非常遙遠。兒時記憶就像是現在國文教科書上的選讀文章中,那種形容以前的生活是捲起褲管,下到溪溝摸蝦魚,對我來說就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常。也或許是出於對大自然的親切感,不知不覺中,平日生活裡所見的、所觀察的對象,便是東海中的自然環境,尤其是雜草植物們,特別是我所喜歡的觀察對象。

在<北川富朗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三年展的10種創新思維>中,找到創作的共鳴。書中介紹了北川富朗在越後妻有所籌策的藝術計畫。目的是,以藝術讓逐漸荒廢的村落復興。現代化經濟發展後,日本有越來越多的傳統產業衰竭。許多村鎮的年輕人口大量外移至城市尋求工作機會,留下的,多為老年人口。勞動力不足導致產業停擺,甚至有被完全荒廢的村落。因此,日本政府開始大力推動社區營造、復興計畫。而大地藝術祭正是北川以藝術來實踐復興計畫的手法。北川富朗作為策展人,邀請了來自各地的藝術家在越後妻有創作,創作內容大部分為人文、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之間的關聯,其中以「土」型塑的日本文化作品,他所要表達的理念讓有所我感觸。

在這個地方、這塊土地上,與氣候、植物、生物相關的一切生命體,本身就是文化,在這之外部會產生文化

「土」是最容易表達,也是最基本的東西

土壤、土地是孕育地表上生命的能量,也是最基本的基底,而生長在土壤上的植披,它們的生長方向、生長型態直接或間接的體現在地的的環境,反映生存環境當下的變化,

我認為, 藉由觀察東海的土壤植披,我在體悟著我生活的這片土地,我所生存的當下。

image011-1 image001-1 image009-1

 

| 戴維君

創作理念:我於獨處之時產生的思緒,以植物花卉作為圖像中的語言媒介。選擇它作為元素的原因,除了自己本身對於花草的喜愛之外,它對我還有另外一種隱藏含意。植物雖然無法言語,但它確實是具生命力的有機物,植物日日安靜無聲的存活在那裡,但環境的溫度、空氣、濕度變化,對它是敏感的,深深影響著每日生長的姿態、形貌。這就像人類的情感一樣,也許表面看起來泰然自若、稀鬆平常,但可能在某個氛圍裡,甚至是一句話,便能讓內心起伏,這份潛藏在內裡的波動,是旁人難以用肉眼覺察的,甚至也不起眼。關於圖像中的家居空間,之於人類生活的意義,不只於存在的現實,同時也是裝載抽象情感、時間流逝的容器。在作品中的意義,它便是我的植物落地生根的場所,同時也是我現實生活中,肉體與思想存在的場域,我想不到任何比起「家屋」,能更為親密、隱私的空間了。

image013-1 image015-1

 

 

 

image019-1

 

| 謝庭珊

創作理念

憂鬱,是反覆且難以擺脫的毒瘤。如同許久未能痊癒的感冒一般,與我共生共存了多年。強烈的恐懼、自我壓抑與罪惡感,貶低自我的行為不斷的擴大,自殺未遂後,更體悟到自我懦弱至無可挽救的地步。對於生命的放棄、無奈與哀傷感到不安,被重重的鬱悶包裹著,繼續堆疊著負面的高塔。

這並非是只有我個人之心理感冒。在現今社會中,許多人有著這樣的困擾。將各種負面意識形態,封閉在自己的狹小空間。曾在TED上看到,心理醫生蓋依‧溫奇表示,人類對於自身的心理保健觀念薄弱,在生理保健上的重視程度遠大於心理。當自己心裡的哀痛或是各種負面情緒出現,我們有時候會採取更為負面的想法來攻擊自我。但若身體發生同等的病痛,人們多半會採取救助的措施,多數人並不會對自己的身體採取二次傷害。

我們承受的心理傷害,遠遠大於身體所受過的傷害。忽視掉任何一個負面的因子,也許都可以造成心靈的創傷。膝蓋被撞斷,將喪失行走的能力。而若失敗、憂鬱、沮喪……等,不斷的侵蝕心理健康,則心靈的承受與運作能力亦將受損,終將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身心其實為一體,必須擺脫差別待遇,才能建構健全的身心,並脫離負面之侵襲。

對於自我心理保健之不足,造就了深重的心理創傷,扭曲我們的感知能力,剝奪我們的思考能力。而以上這些,多數都來自強烈的孤獨感與失敗。當面臨了使自己感到沮喪的事件,人們傾向於打擊自我,不斷地重覆那失敗、不順遂的瞬間。一旦我們認定了某件事情,很難改變自我的看法。也因此會不斷的播放著自我所感知的一切。因此,長時間的失敗與孤獨,導致了負面能量的不斷循環。而我在這樣的情緒裡,記錄著每一個憂鬱的因子。

image042-1

Comments are closed.

Top